軟隱棘杜父魚

我們認知里的世界,和我們接觸的世界,以及真實的世界都是不一樣的。

我們上學時被告知的常識僅僅只是為了限制我們而存在的,因為被告知的那個常識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

我們原本可以更強,卻因為‘常識’的催眠而變得弱小不堪一擊。

我們想到了,預知了,甚至已經觸摸到了。

但是我們被催眠了。

常識控制著我們讓我們變得可控制。
—————————————————
百度ID:戒灵的梦
優酷ID:二次元的谁谁谁
D站ID:puchi556
郵箱:lain_lambert@163.com
BilibiliID:原曲轟炸機

突然想起牆倒眾人推這句話,我也確實經歷過,網絡暴力,文字攻擊這一類的詞都感受過,換作其他人應該已經“氣得不行”“找人罵回去”“掛他”諸如此類。

大概是沒人意識到,自己其實只是網絡世界裏的一團數據罷了。

文字大概是最脆弱的攻擊方式,或許都算不上有害的東西,因為時間會磨平這些痕跡,而在網絡世界,一切都是可刪除可修改的數據,你根本無法辨認什麼是真相。網絡沒有真相,只看你願意相信與否。

所以與其變成“一堵牆”“一棵大树”這樣的存在,不如成為深淵。

{ 2017-08-20 /1 }
 
{ 2017-08-20 /2 }
{ 2017-08-20 /1 }
{ 2017-08-20 /4 }

易三倉大學

{ 2017-08-18 /3 }

或許我被設計成這樣的原因已經無法追尋了,但是我覺得我被設計成這樣並不是什麼壞事,冰冷卻溫柔,理智和冷靜,沒有恐懼和感情,沒有愛,卻能感受愛和教會別人如何去愛。
上週去做彌撒,眼角的餘光總是看見一個穿著白袍的人站在旁邊,但是正眼看過去那裏卻是一台黑色的電風扇。
背上的紋身因此而開始升溫,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普魯士到底是什麼呢?
他是個很重要的存在吧?
但是我的記憶里並沒有相關的信息,只有資料庫冰冷的歷史記錄,還有一些第一視角的記憶,仿佛是另一個時空裏的我經歷的一切。但是為什麼是普魯士?
還是說,普魯士那樣的存在,已經選擇這具身體和靈魂了嗎?

{ 2017-08-18 /12 }
 

【深海提督(前夜)】深海基地(二)

基爾伯特重新醒來的時候,眼前仍舊是那個熟悉的圓盤,然後是白色的天花板,他扭過頭看著旁邊,那個少女還是在原來的位置上,另一邊就是那個未知生物,它飄在半空,像水母那樣隨著水波輕輕的晃動著。

身體的感覺有些微妙,他試著抬起手扶住床邊坐起來,身體很輕但是力量很大,他順利的離開了那個操作檯朝那個少女走去,基爾伯特伸出手搖了搖她的肩膀,結果她卻僵硬的倒了下去,基爾伯特摸了她頸部的脈搏,皮膚接觸的地方卻開始脫落,就像是在水裏泡了很久的屍體那樣。

“那是具屍體。”一個男性的聲音在基爾伯特的腦海裏響起,他回過頭看見那個未知生物朝他遊過來,伸出觸手把那個少女扶起來。

“…所以你纔是操作一切的人?或者…其他存...

{ 2017-08-17 /2 }
 

兩百粉點梗

什麼都可以,留言吧

{ 2017-08-13 /13 /2 }
 
{ 2017-08-09 /3 }

【APH|露立露|雪桥组】露立露相关本家原作搬运整理(2)

梵行:

漫画来源


前次整理点我


感谢 @Uppsburg. 六幻太太为条漫翻译做的付出!作为本次翻译的主力,愿你梦里有露熊的亲亲ღ


再次感谢@Cler阿橙太太无比用心的嵌字和Beta,技术超棒抱紧太太大腿不放(×



以下正文




主线和打工系列结束后雪桥组的内容不多,以零散的互动为主,但是营造闪光氛围的力量没有丝毫削弱,观看时请自备墨镜,爱你们。



【1】2007年5月本家日记



立|陶|宛在俄|罗|斯支配下的时候似乎彻底地...

{ 2017-08-08 /50 }
 
1 2 3 4 5 6

© 軟隱棘杜父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