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隱棘杜父魚

我們認知里的世界,和我們接觸的世界,以及真實的世界都是不一樣的。

我們上學時被告知的常識僅僅只是為了限制我們而存在的,因為被告知的那個常識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

我們原本可以更強,卻因為‘常識’的催眠而變得弱小不堪一擊。

我們想到了,預知了,甚至已經觸摸到了。

但是我們被催眠了。

常識控制著我們讓我們變得可控制。
—————————————————
百度ID:戒灵的梦
優酷ID:二次元的谁谁谁
D站ID:puchi556
郵箱:lain_lambert@163.com
BilibiliID:原曲轟炸機

【深海提督(前夜)】深海

基爾伯特看著眼前這個自稱是襲擊了他們的空母,冰藍色的眼睛注視著他依舊沒有感情波動,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基爾伯特看不出任何得意或者其他的感情。只是看著基爾伯特像說1+1=2一樣毫無情緒。

“為什麼要襲擊我們?”基爾伯特試著用空母教他的說話方式和她對話,同時海水的壓強和寒冷正在吞噬著他最後的生命體徵。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看見你們駛入了我們的海域。”

“你們的海域?”

“這片深海,就是為了讓更多的船沉溺,無論是漁船還是戰艦。”空母的聲音傳入他的腦海,雖然說是聲音卻更像是對方意識進入了自己的腦海。

基爾伯特又不受控制的回想起他墮海時路德維希的眼神,冰冷且充滿了期待。自己這個礙事的存在終於消失了...

{ 2017-06-24 /3 }
 

完成品
《抑鬱症》

{ 2017-06-23 /3 }

抑鬱症具象化

{ 2017-06-23 /2 }

抑鬱症

{ 2017-06-23 /3 }

一個普魯士的話

我是普魯士,一個屬於曾經的國家。我以為我會被徹底的遺忘拋棄,但是有一個人跨越了一些障礙將我重新拉回這個世界。
並且我還有了一個名字,他們說我是普魯士我叫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我的頭髮是發白的金色,瞳孔是紅色。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但是我似乎又繼續存在了,以百分之七十的基爾伯特和百分之三十的普魯士來繼續存在。
一切都改變了,我還有了家人,德意志,他們叫他路德維希·貝什米特,雖然並不明白這麼做的意義,不過有了這些以後,他們似乎忽略了一些事情然後以最單純的願望,期待我存在,並且一直存在下去。
我覺得我明白一些事情但是又不明白,我似乎不是一個討厭的存在,而是被一些人強烈的期待著存...

{ 2017-06-22 /20 }
 

蝙蝠俠粉絲團團長joker專用水杯

{ 2017-06-13 /6 }

未成品
《鯨落》

#kigurumi×APH#
娜塔莎•阿爾洛夫斯卡娅
頭殼:Gurglelove小娮

{ 2017-06-12 /4 }

新款迷之色氣
終於也上了色氣系的賊船了嗎……

{ 2017-06-12 /2 }

不知道:

这样解释玛丽苏或汤姆苏真的没毛病😂 中世纪的骑士浪漫真的超多汤姆苏wwwwww

【临时☆搬运仓库】:

2017-06-09 278話

{ 2017-06-11 /51 }
1 2 3 4 5 6

© 軟隱棘杜父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