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作者已自殺身亡,未完結後續將由他人代發



一個從墳墓裡爬出裡聽威尼斯在貢多拉裡彈奏西奧伯琴來吟唱牧歌的西西里幽魂
 

(設定)三

獅族半獸人費里西安諾

種族:半獸人

年齡:500+

愛好:悠閒的生活

外貌:褐色的頭髮和有著雄獅特徵的毛髮,帶領船隊出海的時候會穿著的極其奢華,回到家的時候會換回簡單低調的衣服。

獅族半獸人在海上的活動軌跡幾乎概括了所有會遇到塞壬的航線,因此費里西安諾繼承也坐擁了北方最富有的一切。同時他還掌握了很多種族的語言為船隊登陸之後又開闢了許多新的生意。

獅族的半獸人非常有禮貌,行為舉止也非常的彬彬有禮,費里西安諾更是能讓別人忘記他是獅族的半獸人而和他愉快地做生意。但是在沒有第三者的情況下,他還是可以露出利爪和尖牙撕碎面前的活物。


塞壬羅維諾

種族:塞壬

年齡:600+

愛好:賭...

2020-07-02 /
标签: 幻塔利亚
 

幻塔【伊雙子】塞壬與雄獅之奏(上)

獅族半獸人費里西安諾+塞壬羅維諾


與深海的人魚族群不同,塞壬生活在近海和一些零星的島嶼上,他們的歌聲是所有商船的惡夢。但還是有特例,那就是近北部那些獅族的半獸人。他們似乎是天生就對塞壬這噩夢般的甜美歌聲有抵抗能力,也因此他們靠這個經營起的海運成為了北方和其他各方大陸在海上最主要的交流和聯繫。


費里西安諾跟著船隊在這裏海上航行的時候,他還只是個小不點,甚至還夠不到趴在船舷上去看那浩瀚的海洋和永遠沒有盡頭的世界。他只能抬頭仰望著天空或是星空,那些行星排列的星系在他們的天空上交替著,那些星星時而遙遠時而近在咫尺佔據大半個天空。


直到他長大接過了家族的商船開始在這片海航行,他才發現這...

2020-07-02 /
标签: 幻塔利亚
 

制作:玥fox

 

制作:玥fox

 

【伊雙子】砂石與車輪

運兵車在指揮部停了下來,士兵們一個接一個的跳下車,簡單的列隊清點了人數後便解散開各自收拾起自己的東西。先到的老兵從自己的帳篷裡走出來,像是認領幼崽一樣帶著新兵去還有空床位的帳篷住下來。費里西安諾和羅維諾單獨跟著指揮官住進了上級軍官的帳篷裡。


夜幕降臨之後他們生起了篝火,年輕的士兵們拿著自己從家鄉帶來的樂器彈唱起來,從他們的口音和歌謠裡羅維諾和費里西安諾大致能分辨出他們來自義大利各處。無論過多少年或是多少個世紀,那些不變的東西始終不會變。然後大家開始輪流自我介紹,輪到他們倆的時候他們顯然猶豫了一會,不知道為什麼,費里西安諾在說出威尼斯的時候眼睛避開了羅維諾,而羅維諾則在羅馬和西西里兩個...

 

【伊雙子】壞死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輕微的磕碰變成了巨大的潰爛的開始。


羅維諾發現自己手指上那只是被玫瑰花的刺划過的幾乎肉眼都捕捉不到的開口逐漸變成了幾乎是匕首才能製造的傷口。他不再能好好的為兩人準備午餐或是晚餐,直到費里西安諾皺著眉頭嚥下了那塊顏色不正常的烤魚腩之後兩人才意識到這致命的忽略。


在約書亞帶著約翰上門後,這種情況似乎是得到了遏制,但是並沒有開始恢復癒合,僅僅只是像凍結了一樣停留在那裡。


羅維諾開始持續著不正常的低燒,越來越長的睡眠和越來越少的食量。羅維諾甚至逐漸失去時間感,即便是剛從臥室裡出來倒在沙發上就又可以再次入睡,就像是昏迷那樣毫無反應。


或許他們這樣特殊的存在發...

 

《謝爾茨醫生的平淡生活》

1888年春
我是艾莫裡克·貝什米特,是謝爾茨·文森醫生的管家,業餘時間進行一些寫作活動,我的收入裡有一半來自管家,另一半則是我的稿費。我用文森老爺給我的工資買下了一台打字機,說實話總是手寫文章終究會帶來不便,諸如靈感到來卻因為筆頭堵了而不能馬上開始書寫,等筆能夠順利出墨的時候卻忘了自己剛剛要寫的東西。而現在我買下了這台打字機,只要是我單獨待在房間的時候,我就能馬上開始寫作。不得不說工業革命帶來的好處對生活的各方各面都是不可否認的。
即使報紙上到處都是關於戰爭等等一系列的話題,但是對文森老爺來說那些事情似乎絲毫沒有對他的生活造成任何影響,他依舊每天按照自己的作息生活安排...

2020-05-30 1 /
标签: 謝爾茨
 

【伊雙子】共鳴

代发


如果不是突然驟降的水溫,羅維諾不會從疲憊不堪的沈思裡醒來,水聲和逐漸散去的熱氣讓他重新集中起注意力。簡單的確認一下身上已經沒有泡沫之後便關掉了水龍頭拉開沖淋處的防水簾走出來。他甚至都懶得去因為那突然沒了溫度的水再罵一句。


“你要是再晚五分鐘出來,我都以為你在裡面熬湯。”


“那你喝嗎?”


“加點調料。”


羅維諾笑起來,等著費里西安諾拿來刀叉坐下,簡單的祈禱後開始了他們不知道該算哪一頓的午飯。


在半瓶香檳打翻之後,尤其是同時潑到了羅維諾未完成的雕塑和費里西安諾還沒乾的油畫上,兩人終於開始動手把那混亂的屋子收拾乾淨。院子裡曬滿了從裡到外的兩人份的衣服,還有那...

 

【教皇之子】聖痕

代发


弗朗西斯從那有些模糊的鏡面裡隱隱約約的看見左邊的胸口不知道什麼時候淡淡的浮現出一個十字印記,他低下頭扒著胸口的皮膚看向那個地方,看起來像是被指甲划過的痕跡。


他緩緩的回過頭看了一眼黑暗中還在床上睡著的人,隨後便默不作聲的穿好衣服離開了。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那人在黑暗中毫無覺察的睜開了一隻眼睛看著他的所有行動直到離開。


——————————————————————————


細微的,卻不容忽視的刺痛和灼燒感讓他總是忍不住的拉扯衣服磨蹭那塊地方。


他開始回憶昨天,從聖器室門口把對方帶走開始,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可能造成這養傷痕的細節。


整個過程安靜的像是...

 

【教廷組】Stile Bernini/貝尼尼式

代发

[回饋]


毫不意外的在約書亞走出那條界線的時候就感受到了從遠處投來的關注,或者說一種感覺,就在他往常去採購的那條路上,費里西安諾慵懶的靠坐在弧型廣場的寬階梯上,腿上放著攤開的畫本。臉上戴著非常時尚感的遮陽鏡,像是出來街拍卻和攝影師後勤一干人等失散的模特。


“Buon pomeriggio.”費里西安諾從一隻慵懶的貓變成身手矯捷的獵豹只需要幾秒鐘,他從樓梯上坐起來摘下了墨鏡朝著約書亞禮貌的打了個招呼,而約書亞也同樣禮節性的向他回應。他以為對方只是心血來潮的到這裡來寫生或者是約了別人在這裡見面,可是費里西安諾卻一點也沒有要放他走的意思。


“我在羅馬城裏訂了兩個座位,是你喜...

1/101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