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隱棘杜父魚

黑塔十年
吾等離去
而君永恆

人類寧願相信自己是外星人的私生子
也不愿承認自己是地球本身最棒的造物

百度ID:戒灵的梦
優酷ID:二次元的谁谁谁
D站ID:puchi556
郵箱:lain_lambert@163.com
BilibiliID:原曲轟炸機
Instagram:nameless_poem
Twitter:世界第一番プロイセン
Facebook:Joanna•Gilbert

【黑鷲】遠征

床比原來空了很多,一個人睡確實寬敞了很多,但是身後沒有了另一個人的溫度也讓基爾伯特覺得有些發冷。


神聖羅馬的部隊整個的拔營離開了,他隱約感覺到一些重新動盪起來的氣息。修道院里的修士們也一個個的離開這裏去了別的修道院或者直奔聖地,逐漸只留下那些年老的修士和他做伴。


他不是不知道神聖羅馬去了哪裏,他只是覺得暴風雨來臨前暫時的獨處讓人安心。


直到勃蘭登堡拿著一套新衣服敲響了他的門。

{ 2018-11-16 /1 /3 }
 

Monika GER48:

1947年2月25日,普鲁士被判死刑之地:柏林最高级法院(Kammergericht)。
二战结束后,英国、美国、苏联、法国组成联合控制会议,于1947.2.25在柏林最高法院颁布第46号法令:从此取消普鲁士王国建制(图8)。对于普厨来说,这条法令等于给普鲁士判了死刑。
近日,po主参观了这个离柏林奢侈品大街—选帝侯大街不远的位于前西柏林的法院(图1-6)。近半年久旱未雨的柏林这天居然奇迹般地飘起了细雨。早上7:30,我在小雨中漫步来到这个历史悠久的前普鲁士皇家法院。门口安检非常严格,除了出示身份证,还要把随身物品都放在安检处。幸好来得早,8点上班之前还是允许拍...

廢墟是曾經輝煌的見證

{ 2018-11-14 /1 }
 

【國人向】最後的花和瑪利亞(中)

羅德裏赫接手了對特雷西婭的照看,他清楚的知道那個年代的醫學某些方面可以說是對病人的折磨。特雷西婭的身體除了部分衰老帶來的虛弱,還有些那個年代生活習慣留下的影響,羅德裏赫給予她現代的照顧方式無意中影響了她的時間。


維也納的冬天寒冷且乾燥,天空偶爾會降下細小的雪花,還有來自阿爾卑斯的寒風。羅德裏赫清楚的知道特雷西婭的身體早已不再像以前一樣,即使有暖爐毯子,她也不再是那個年輕的女皇。


羅德裏赫的出現影響著特雷西婭的時間,他的照顧讓特雷西婭能夠每天少有的時間裏活動,恢復了部分食慾,還能閱讀書籍。


“羅德裏赫…”


“是的,瑪利亞?”


“我想見神聖羅馬…”


羅德裏赫換上...

{ 2018-11-12 /5 }
 

這世界早就安排好了所有人的命運,出生到死亡,同時這世界也在既定的安排中穿插著改變命運的選項。從平凡到偉大僅僅取決於人本身是否想要改變,命運從來不是用來對抗的而是選擇,需要對抗的是那樣阻攔我們的人。

{ 2018-11-10 /5 }
 
{ 2018-11-08 /4 }

闲谈

Monika_in_3D:

上一篇说的是圣殿骑士团在各国留下的踪迹的总体情况,这篇介绍条顿骑士团的踪迹。
与医院骑士团、圣殿骑士团这两大国际骑士团不同,条顿骑士团只是德意志民族的骑士团,因此辖区分布不全面,但是作为三大骑士团之一范围算得上非常广阔了。
圣地最主要的条顿古迹是阿卡附近的Montfort山顶城堡遗迹,其实就是废墟,但是谷歌地图评价很高,因为远离尘嚣、风景优美。圣地北部还有一两个比较大型的条顿城堡遗迹。
南意大利的条顿辖区和圣地条顿总部差不多古老,多亏了条顿和西西里的特殊关系。巴勒莫是普罗马之城,老城区有个修建于12世纪末却维护得很好的条顿教堂,这里也是条顿在西西里的总部;此处的花...

{ 2018-11-08 /16 }
 

【國人向】最後的花和瑪利亞(上)

在他記憶裏戰敗後回到維也納的時候,特雷西婭女皇已經不在了,他没能見到她最後一面就被急匆匆的推向下一個歷史的舞台。

而現在他正站在皇宮外,準確說是距離皇宮幾條街的地方,抬眼就能看見皇宮。身上還穿著不符合時代的家居裝,但是熟悉的景象還是讓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的狀況。

他回到了那個讓他心情複雜的時代,但是因為是國家,所以無論發生什麽都不奇怪。稍微辨別了一下方向之後他本能的朝皇宮走去。

這個時候的特雷西婭應該還活著,那麽他現在應該能看見女皇的最後一面。

街上到處透著一股頹敗消極的氣氛,他朝熟悉的地方走去,衛兵認出他以後迅速讓開了道路。他再次走進宮殿,走在那熟悉的走廊上,那條走廊的盡頭就是瑪利亞的房...

{ 2018-11-08 /14 }
 

當一個筆者不寫字的時候
神聖羅馬顏文字裏有啾聖羅馬的甜食梗喲

{ 2018-11-06 /20 }

【黑鷲】還是休整

“所以…今天也是休整嗎?”基爾伯特躺在床上頭靠在神聖羅馬的腿上詢問道。


“最近战况没有那么紧张,我也没必要天天跑在战场上不是吗?”神聖羅馬撫摸著基爾伯特的銀髮輕松的說著,他也知道這樣的日子可能隨時會被戰事取代,而他也不知道會去到什麼樣的未來。


“…這樣啊。”他頓了一下試探著開口“那…這次休整…也要像上次一樣嗎?”基爾伯特的聲音越來越小同時不由自主的把臉埋進他的衣服裏。


“怎么?勃兰登这边的修道院就这么教你休整时干这些事情的吗?”神聖羅馬略带讽刺地說,聲音裏帶著上位者的嘲笑。


“……。”意識到神聖羅馬對上次的事似乎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以後,基爾伯特立刻就爬起來下床打開門跑了...

{ 2018-11-05 /15 }
 
1 2 3 4 5 6

© 軟隱棘杜父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