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隱棘杜父魚

【黑塔十年
吾等離去
而君永恆】

人類寧願相信自己是外星人的私生子
也不愿承認自己是地球本身最棒的造物

(百度ID:戒灵的梦)
優酷ID:二次元的谁谁谁
D站ID:puchi556
郵箱:lain_lambert@163.com
BilibiliID:原曲轟炸機
Instagram:nameless_poem
Twitter:世界に霧
Facebook:

噗哈哈哈哈哈哈
修羅場一般的點贊

{ 2018-09-22 /16 }

這種恍如隔世卻沒有時間感的錯覺讓他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一種未來去開始。

{ 2018-09-21 /1 }
 

適用於所有黑塔CP

{ 2018-09-21 /23 }

一個既普又奧的藍

{ 2018-09-20 /5 }

【普菊】百鬼夜行

本田菊坐在酒樓的窗邊,一邊和酒桌上的各式各樣的神明說笑,一邊回過頭在樓下熙熙攘攘的人群裏看見了一抹不屬於東方的銀白色。

“本田大人看到了認識的人嗎?”坐在他身旁的姑獲鳥偏過頭,斗笠下發出清脆的聲音詢問道。本田沉默了一下,把手裏的酒碗放在桌子上,拉了拉衣服從席位上站起來。

“在下稍微離開一下,各位請繼續。”他禮貌的對著酒桌上的各路神明笑了笑就離開了,朝著剛剛記憶中那抹銀白消失的方向走去。

“請等一下。”

在一條巷子的拐角處本田菊終於攔到了那個穿著黑色浴衣的身影,那人戴著一個獨角鬼面,面具的眼眶裏一片漆黑看不到下面的眼睛,銀色的頭髮服帖的蓋住面具的邊緣,如果不是這樣近距離看,第一眼看過去,...

{ 2018-09-19 /9 }
 

HistoricalPics:

葡萄牙,辛特拉井 —— 一口神秘的没有水的井。
- 这座88英尺深的井位于葡萄牙辛特拉镇附近的Quinta da Regaleira,是富有的葡萄牙商人、著名的共济会会员Antonio Monteiro建造于1904年的一个建筑群的一部分。
- 这个占地4公顷的建筑群里,所有建筑都充满了符号,这些符号与炼金术、玫瑰十字会和赫耳墨斯主义遗产、圣殿骑士团和塔罗牌神秘主义有关。

一張圖包涵了多少個CP

{ 2018-09-18 /9 }

【黑鷲】金十字和木十字和非正式聖歌團(1)

聖殿總是在條頓的掃蕩結束後開始佈道,他唱聖歌的聲音很好聽,像是被某位音樂的天使親吻過的聲帶。基爾伯特也會唱,但是聲音卻低沉帶著某種悲傷。

神聖羅馬也會唱,相反他的聲音帶著上層的權威,聽起來有些咄咄逼人,但是倒也算是不錯。

而最為悅耳的,就是費裏西安諾和羅維諾的二重唱。

清澈純粹,稚嫩中帶著天真,乾淨而不失莊嚴。羅維諾的和聲跟進以後,就彷彿是天國的聖歌,帶著能夠洗滌靈魂的音律穿透心靈。他們的聲音在管風琴的襯托下彷彿是聽覺上的盛宴,傳頌著來自聖域的仁慈。

基爾伯特經常聽到的歌聲大部分是聖殿的,神聖羅馬則是經常在教堂裏聽費裏西安諾的,因為後來羅維諾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不是征戰就是和安東尼奧在一起...

{ 2018-09-17 /18 }
 

老黃歷

門外的印刷機日夜不停的工作著,機器發出有節奏的聲音,抽了一半的楠木菸斗架在煙盒上,古法數學的演算紙堆滿了桌面和不是走道的地面。

旱菸的燃燒的菸草味瀰漫在整個房間裏,門邊飲水機的垃圾桶裏,幾乎倒滿了粗大泡發了的廉價茶葉,電風扇機械的重複著左右搖擺的動作,算盤和電子計算器被敲擊撥弄的聲音交替往復著。

電腦上的字一行行的被刻在硬盤的磁條上,簡單的排版以後就保存起來進行下一個月的編寫。

在這個日新月異的世界裏,仍然有些活在過去的人,他們的時間計算也同樣停留在過去,所以這時候就需要有人來編寫他們的時間讓他們繼續生活。

王耀就是這樣的存在,從印刷廠開辦起他就在那個背道的小房間裏算寫著老黃歷,這城裏...

{ 2018-09-14 /4 }
 

混入

{ 2018-09-13 /15 }
1 2 3 4 5 6

© 軟隱棘杜父魚 | Powered by LOFTER